主页 > U轻生活 >8月伴读 册店头家》你知道台湾到底有几间书店吗?——专访台湾 >

8月伴读 册店头家》你知道台湾到底有几间书店吗?——专访台湾

2020-06-05来源:U轻生活
点赞:789
8月伴读 册店头家》你知道台湾到底有几间书店吗?——专访台湾

当我们讨论独立书店,我们看见什幺?是经营困难、热血卖肝,还是文化输出力?

阅读誌先前以「现场》曾经的文化输出No.1——启发各国大型书店后,台湾书店接下来呢」,探讨台湾大型书店的营运模式对日本、中国等地大型书店样貌潜移默化的影响。接下来,我们以香港书展作为起点,把视角移回台湾的独立书店,重新观察变化中的书店样貌,并探讨下一个十年,我们的独立书店经验,如何成为文化输出的主力。

今天,我们从这个问题开始:「你知道台湾到底有几间书店吗?」

拍摄地点:2017香港国际书展「台湾独有馆」

台大、师大周边,被温州街、罗斯福路与汀州路圈起的区块有一个浪漫的「温罗汀」之名,蜿蜒交织的街道巷弄间,数十间书店如棋阵般座落于此,成为台湾密度最高的书店网络。其中,唐山书店自1982年于此开业,至今30多个年头过去,眼看书业起高楼,再看高楼坍塌了,身兼台湾独立书店文化协会理事长的店主陈隆昊见证了台湾书市的兴衰起落。

那时台湾尚未解严,言论、思想还受到限制,但西方思潮的引入与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带动人们对知识的渴求与书籍的销售量,卖书能赚钱,温罗汀的格局就此打下根基。「那时每天只要卖一两本书就打平水电房租基本开销,但是大家抢着买书啊,我开店才一个月就回本了!」在不时听闻书店歇业的今日,那个时代彷彿一场梦幻。

2012年文化部成立,同年举办6场文化国是会议,第2场就以独立书店发展策略为主题,后续更实际编列经费补助书店营运。书市的转机,总算是盼到头了。「以前政府是连书店归谁管都不知道的,反正你只要有缴税就好了」,东海书苑负责人与协会秘书长廖英良笑说,但谈起成效,语气却又沉了下来,「补助只是止血,书店没有一直继续倒下去,就是成效了。」确实,补助是一时的,进货价7折以上的小书店面对连锁及网路或大书店79折的售价竞争,导致无法赚取合理利润,恐怕才是问题的根本。

台湾书市,确实需要一场完善的全身健检。今年,文化部打算推动台湾书店普查,完整地了解台湾书店生态,为现象的分析与后续政策提供準确的母体资料,而承接这个重责大任的正是协会。除了政府各部门掌握的书店数量大有出入,陈隆昊与廖英良更坦言,在筹备阶段就碰上一个难题:如何定义一间书店?随着时代与环境更迭,书店的面貌与经营型态不断变化,「我们最后势必得为书店下一个定义,这也势必引起某些人的反弹。」

廖英良细数书店定义之困难,如以书局为名却只卖文具,也有新的书店开业但名称看不出是书店;或是像诚品卖很多书,但在营收数字中并非重点,也有仅仅陈列三排书架,但是非常用心卖书的店家。更别提许多没有登记立案的小舖子,或者店主年纪大了就注销营业登记,店里的书摆着,卖一本是一本。有些上一代留下来的店面,实质上15年前就倒了,却也有更多新的书店以意想不到的新面貌示人。

因此,协会将全台分为10个区域,每个区域由一位熟悉当地书店状况的业者协助访查,希望透过以店访店的方式,一方面了解书店运作型态与遭遇的困境,也实际掌握店家陈列的书籍种类与规模,另一方面更希望透过这个机会,让地区的书店产生联繫。就是得要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一间又一间的店铺,把资料做足了,后续谈书店生态的趋势分析或规划政策才有意义。

这一役,对书市未来发展相当关键。

如此大费周章,是忧心书业生存环境的歪斜,更因为珍惜人与书相遇的记忆。廖英良高中毕业那年升学压力解除,生活顿失重心,偶然从朋友家中的书架上取下《异乡人》,翻开书页,也翻开了他的书业人生。书店的意义正在于此,它为了人与书的相遇而存在。走进书店,从起头的未知一路摸索出自己的品味,如同踏上一段阅读旅程。

「书店才是真正培养阅读习惯的地方,我觉得要给人们这个机会。」廖英良曾向文化部提案,要在每一个公共场所强制设立一间书店,按照空间的比例去设定规模,让书籍跟阅读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就算只有一个小空间也好,能够定期陈列推荐的书籍,替书与人搭建相遇的桥樑,这才是书店作为文化事业的意义。

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书店必须不断探问自我,找到走下去的方式。「我们不能只把书籍当做知识的媒介」,随着网路资讯的发展,知识的传递有更便利的管道;况且,当网路书店强势进攻,电子书的发展亦悄然酝酿,实体书店很难再单纯以卖书立足。因此,书店逐渐发展各种专精的议题,透过各种活动、讲座经营社群的分众性,甚至走出户外举办市集,或与当地文史、环保、农业团体合作经营在地生活,成为社区的一份子,更别提各种异业结盟的案例早已遍地开花。

「台湾(书业)至少领先世界50年」,廖英良说,正是因为环境艰困,台湾书市长出各式各样的脸。他回忆起三四年前,法兰克福书展介绍柏林一间新星书店,主打全新的经营模式,「结果是怎样的新法,啊,是书店跟咖啡厅开在一起。」在台湾这个被陈隆昊戏称狭小如「手工艺」的书籍市场,书得一本一本认真地卖,所以相较于邻近的亚洲国家甚至欧美市场,台湾的书市别有一番丰富的生命力。

书店普查计画预计2018年3月完成,但书店跟随时代的脚步永远不会停下。书店陈列着书籍,兀自守候如生活的呼吸,对于读者而言,也许只要那幺一次的偶然,停下脚步,推开门,便由此踏上一条阅读的旅程。还有许多相遇正在发生,台湾的书店,还要继续走下去。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