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轻生活 >8月伴读 册店头家》序曲:走出去,走下去,台湾独立书店运动 >

8月伴读 册店头家》序曲:走出去,走下去,台湾独立书店运动

2020-06-05来源:U轻生活
点赞:408
8月伴读 册店头家》序曲:走出去,走下去,台湾独立书店运动

当我们讨论独立书店,我们看见什幺?是经营困难、热血卖肝,还是文化输出力?​

阅读誌先前以「现场》曾经的文化输出No.1——启发各国大型书店后,台湾书店接下来呢」,探讨台湾大型书店的营运模式对日本、中国等地大型书店样貌潜移默化的影响。接下来,我们以香港书展作为起点,把视角移回台湾的独立书店,重新观察变化中的书店样貌,并探讨下一个十年,我们的独立书店经验,如何成为文化输出的主力。

容我再次介绍我自己——台湾的独立书店

儘管2017香港书展已经结束,有些交流却刚萌芽。在文化部支持之下,台湾独立书店文化协会(以下简称「协会」)第二次参与香港书展,这一次,除了独立书店外,更集结台湾数间文学出版社、独立出版联盟、台湾NGO组织,一起在三楼开了「台湾独有馆」,直接与香港读者交流。

在喧闹的香港书展内,「台湾独有馆」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没有叫卖与惊人折扣,讲座在旁自然进行,读者悠闲翻书,反倒吸引不少爱书人驻足。文宣品发放速度之快,也令人惊讶。儘管协会秘书长廖英良在脸书上自陈「于是,模模糊糊地去,模模糊糊地回来,香港人有因此更加认识独立书店的意义以及台湾的独立书店吗?对此我难以乐观」,但从许多香港媒体报导以及同业脸书文章看来,此次书展的效益,至少已经达到了「好好对外人介绍自己」这一个目标。

书展内的好,在众人豁尽全力之下,其实理所当然。书展外的交流,或许才是协会这一次香港行的重头戏。7月20日晚间在富德楼13楼的艺鹄空间,由艺鹄、台湾独立书店文化协会、出版前沿共同体共同举办了「不止一条路。书业对话:两岸多元出版/书店的活力」座谈,台上有港台交流,台下则是满满书店人,不仅有许多台湾独立书店的店长,更有香港的出版、媒体,甚至是经销商人士参与。

当晚,三余书店店长锺尚桦 分享了他如何以「聊天」作为与读者沟通的开端,并透过聊天,让书店出现各种可能。而青鸟书店店长蔡瑞珊则是分享自己如何从媒体人变成独立书店经营者,然后更进一步,想要把书店变成媒体的策略。众人侃侃而谈经营理念,也花了更多时间回应香港同业的疑问——这些问题多半带着对自身环境自由紧缩的忧虑,也有许多反映了产业结构僵化所造成的竞争力差异。

这些提问,其实听来都不陌生,像是过往台湾独立书店对自身的提问。

协会与合作社——独立书店的骨与血

台下,协会理事长、唐山书店负责人陈隆昊与秘书长、东海书苑负责人廖英良,两人不发一语,只是静静看着,但他们走过多说话就可能被消失的戒严时代,如今透过一次次策展,将许多重要的议题,藉由书本带到了各地。一样在场的,是新手书店的郑宇庭与南崁小书店的夏琳,他们与其他共同面临「不容易叫到书」困境的独立书店们,加入由水木书苑负责人苏至弘与伙伴们多方奔走才终于创立的「友善书业供给合作社」(以下简称「合作社」),并且参与分工。合作社同样得到文化部支持,并在众成员集思广益之下,搞定了订货系统、物流、金流,日后甚至还为会员提供了除订书之外的许多服务及课程。


「不止一条路」座谈现场。(台湾独立书店文化协会提供)

儘管对于独立书店而言,最为重要的「图书定价制」永远只闻楼梯响,但有协会负责对外推广独立书店理念,有合作社负责对内协助店家订书,双方各自努力之下,仍让许多小书店被看见,同时因为能够贩售最新书籍,而在销售上稍微能与其他大型通路竞争。这也难怪7月20日当晚,许多香港书店、出版业者在活动结束之后,询问最踊跃的,便是如何成立组织,并且透过组织合作来增加小书店、出版社在商业上的竞争、存活力。

然而,协会与合作社其实只是基本功,是独立书店的骨与血,协助店家走出去,协助店头的书籍流通,却不一定能够协助一间书店活下来。时代正在改变,许多读者对于书店的需求也悄悄变质,儘管卖书理当是主业,但也在此时,不同经营机制的书店,或提供阅读服务的「空间」因应而生。

新的书店模式,新的书店普查计画

什幺样的空间,算是一间书店呢?大型商场如无印良品开始以主题陈设来卖书、王品集团戴胜益开了益品书店,让民众以少量价格就能无限畅读、咖啡店摆满了书墙甚至也开始卖书,在街头因应而生的小型书摊,还有许多以书为核心,有着不同计价方式的店家......无论你喜欢或是不满意,无论你是否认定它们是书店,这些都是正在转型当中的台湾阅读空间样貌。

何为书店,一般民众或许都抱持着感受性的答案。对稍微站稳脚步的独立书店而言,新型阅读空间所带来的冲击是好是坏,目前无法预测。但若以务实层面来看,每一个店家为了生存所作出的营业模式转变,都有可能创造新的获利机制或扩展出更丰富的文化版图——这也是台湾文化输出的重要利基。

掌握国家文化未来脉动的文化部,如果从一开始就拒绝研究新的书店经营趋势,除了错失先机,更可能製造更多麻烦,举凡补助或资源挹注,就有可能产生分配不均或是无法让有潜力的店家被更多人看见的遗憾。令人欣慰的是,文化部正委託协会协助展开书店补查计画。但令人忧虑的,也是文化部。观察文化部先前资助许多独立书店创立及活动,然而在网站上,其实看不出端倪,所有关于独立书店的资料,不仅无法转换成有效资料库供大众检索、使用,更有许多资料根本无用。

7月3日傍晚,在文化部南海工作坊的会议室,在文化部官员列席下,协会举办了全国实体书店营运调查案第一次谘询会议。受邀参加的数十位书店负责人,都对所谓「书店普查计画」提出了意见,除了建立资料库之外,如何在有限经费下完成普查,更是众人讨论的重点:是否针对原有经营形式的书店,加以深入调查,还是要纳入更多新型阅读空间,得到基础数据,这都建立在「书店的定义」之上。毫无疑问,这个问题,是会议结束前最热议的话题。

是啊,什幺样的空间,算是一间书店呢?

8月伴读:册店头家

书店,在不同时代、不同需求之外,总有新的定义。

8月,阅读誌以「册店头家」作为伴读人物主题,每週将推出不同的册店头家身影,其中有刚创业不到几个月的菜鸟头家们对谈、非典型书摊负责人现身说法、地方独立书店串连举办阅读节、书店店长谈独立书店在新时代的功能,最后也有关于书店普查计画的深度对谈。

期盼这一次的专题,能够让台湾人重新感受台湾众书店生猛有力的创意能量,也期待海外(尤其是港澳)书店工作者,能在阅读后获得灵感,得到更多支持的力量。最后,回到2017年香港书展结束之后,廖英良在脸书上所写下的句子:「如果还有机会去香港,我想两地的书店与出版人绝对会共同创造出一个新里程碑的。」

在台湾书店再次抵达香港之前,下週起,请勿错过阅读誌8月伴读:册店头家。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