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蕙生活 >台湾如何面对网路世代的产业革命? >

台湾如何面对网路世代的产业革命?

2020-06-24来源:X蕙生活
点赞:687

台湾如何面对网路世代的产业革命?

2011 年,Netscape 的共同创办人 Marc Andreessen 写下了一篇知名的文章 “Why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而 2016 年,TechCrunch 又出版了一篇 “Software is still eating the world”,这里面提到一个概念 “every company needs to become a software company”,其实这的确就是现今社会中正在发生的事。

根据 MGI 的调查指出,从 2005 年到 2014 年的期间,网路资料的流动成长了 45 倍,而现今的世界里,约有 5 千万的店家在 Facebook 上做生意,约有 1 千万的店家在阿里巴巴开店。2006 年,Facebook 的使用者才刚破 900 万,而十年后的今天,Facebook 的使用者达到约略 16 亿,比中国的人口还多了两亿多。

在短短的十年内,网路世界成为大部分人的生活重心,而网路世代的来临也让台湾出现了世代交替的现象,面临这些快速变动,我们必须要了解这波资讯潮流的脉动,因为不仔细了解,未来国内很有可能失去许多工作机会、失去站稳国际的产业,甚至连过去令人骄傲的传统产业与经济奇蹟,都可能成为让我们转进网路世界的最大包袱。

商业型态的改变:谈 Uber 与 YouTube 所代表的未来

还记得这几个月来闹得沸沸扬扬的 Uber 事件,计程车司机抗议 Uber 是大家众所皆知的事,但更有趣的是,那天在脸书上看到朋友写着类似的话语:如果计程车司机可以去抗议 Uber,那传统广告业者可以抗议 Facebook 跟 Google 吗?

当美国总统大选辩论会正在上演的同时,大家不知道有没有发觉,YouTube 的网路直播比传统电视业者还快上数秒,而且旁边 banner 还可以加个广告,那电视业者拿什幺竞争?

因为资讯产业的发展,现在看电视节目可以边看边打字讨论,甚至连广告的呈现,都不再只是拍上一支影片,而是有可能在网页的某处加个 Banner,再放个连结,使用者一点连结,甚至连节目都还没开始就做了消费,许多以前无法想像的情境,现在都逐一发生。

然而当这些资讯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我们国内的商业活动就在不知不觉中,悄悄转型了,有些工作或是产业也正在逐渐消失中。

以前谈广告,需要的可能是拍影片的相关人员,现在谈广告,需要的是网路行销业者或是网页设计、使用者经验设计师;以前下广告所有的预算都是花在国内的媒体厂商,现在下广告,恐怕要跟许多国外的大型网路公司打交道。

这些新型态的转变,都有可能让许多工作者失去工作, 我们往往只看到失去的人在进行抗争,但应该怎幺去发展新型态的工作,并且将原有的工作者引入,恐怕才是我们最该思考的方向。

还记得上个月我听到 新加坡总理的演讲 ,其中提到对于世代交替的看法,我认为相当值得深思。演讲中提到应该怎幺辅导老一代企业转型,或是辅导一些高龄人士转职,然后让年轻新创跟传统产业结合,让老一代扮演辅导者,让年轻一代开疆闢土,才会取得双赢局面。

在网路世界里,并不是每个人都要会写程式赚钱,但是只要懂得网路的操作,其实商品放到网路平台上面卖,一点都不需要写程式,对许多老年人来说,做商品、服务是他们累积一生的 Know How,但是遇到网路操作,却是十分不在行,而对许多年轻人来说,即使不会写程式,但是对于网路服务的许多操作流程,却是从小摸到大的,而如何将这两者技能结合并发展出更大的商业体,恐怕更值得我们思考。

远端工作时代的来临

当网路世代来临,另一个重要的改变就是远端工作的兴起,国际化的生意变得更频繁,凡事都想要碰面开会,恐怕就变得越来越不可能,许多人想经营跨国生意,第一时间就一定会面临到大量的交通时间,为了节省这些交通的时间跟成本,网路的发展让你不但可以透过声音、甚至影像去进行远端工作与会议,然而我们的心中往往会出现一个问题:「会不会工作的人不在身边,他们就不认真工作?」

讲远端工作恐怕对很多人来说,是非常不适应的工作方式,因为在台湾,我们往往可以一天开四五个会议,而且每个会议都可以跟与会者碰上一面,但也因为如此,我们在面对远端工作的时候,就会有两个先天的缺陷,信任与制度。

还记得前一阵子许多新闻在讨论唐凤在家工作的事情,其实这在软体产业的工作型态来说并不陌生,因为网路的方便,让工程师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可以在任何地方读取与写入 Git,做程式码的版本控管,也因此给予工作者该有的信任,变成是管理者需要培养的心态之一。

在彼得杜拉克提出的「目标管理」的概念中,也提到可以给定员工一个明确目标,主管不需经常介入员工的工作,让员工工作时有较多的自主性,之后再以达成目标与否做考核,这些管理思维都是相当需要信任与制度的。

很多管理者往往会把工作品质低落的原因归咎给远端工作, 然而根本的原因是在于公司内部没有远端工作管理的对应制度 ,我看过许多公司跟外包的合作还是在 使用Waterfall 的做法,所以隔了三个月才知道产品开发跟自己想的不一样,然后这公司就抱怨外包是个不好的做法,但其实如果用敏捷开发的管理理念,就能避免掉一些合作上认知落差的问题,详细的管理方式可以参考我之前写过的一篇文章「为什幺新创公司要考虑用 Scrum?」。

Scrum 的方法除了平时工作对于工作者不进行 review、给予信任之外,冲刺期缩短到两到三週,冲刺完就可以做一次小型 Demo 并且针对需求重新调整开发的优先顺序,这些都能弥平工作者跟管理者之间的认知落差,并且更快速的将产品推入市场,这些方法都是相当值得学习的制度。

我认为,远端工作会是台湾走向国际化的必备工具 ,这是网路产业的特权,更是网路世代带给我们最大的好处,我们需要更习惯透过网路与线上的工具,达成更有效率的工作,不仅节省许多交通时间,更能够与更多不同国家的人接触合作,深度了解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走向世界村。

放下硬体的包袱,建立服务的思维

还记得六年前我第一次创业的时候,就是做物联网相关的产品,那时深深体认到硬体跟软体思维的差异,谈硬体,讲的是销售,销售多少 K 的订单?怎幺建立起通路?而谈软体呢,讲的是服务,怎幺建立起使用者的习惯?怎幺让使用者离不开你?

而服务的建立,往往需要更多时间,即使是现在全世界最大的网路平台 Facebook,从 2003 年成立,也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开始 IPO,并且大量植入广告来获取利润,这中间的十年,都在培养使用者习惯这项服务,这是台湾从来不曾有过的思维,那就是怎幺让使用者对你产生依赖。

台湾常常在讲品牌,而品牌的建立来自于良好的客户服务,并非只是功能强大的产品就能取代,美国知名的鞋业电商平台 Zappos,之所以在卖鞋平台闯出一片天,无非是靠着他们最贴心的客户服务,虽然是卖鞋平台,但是他们的客服却是连订 Pizza 的电话是几号他们客服都会很乐意帮你查询,这就是服务。

除此之外,如果订购的鞋子大小不符,Zappos 也都无条件全部退换货,也会派人去收货,这些服务都可说是十分贴心。当然很多人可能会说那是因为美国本来就有这样退货的文化,但是如果换到亚洲甚至台湾,就会遇到许多投机者,穿了鞋子才来退货,这样公司就会一直赔钱赔不完。

这样的言论也并非无稽之谈,也因此 怎幺建立一个良好的客户品管机制,就更需要消费数据来进行管理 ,这样才能将服务做得更好,并且服务到真正值得高水準服务的客户。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养服务又要花上许多钱, 但我认为「耐心」才是建立使用者习惯最大的关键 ,任何服务的建立,应该要围绕着顾客去思考,尝试用最少的预算发挥最大的效益,不断建立对使用者来说真正实用的服务,每次的发展都能满足至少 80%的使用者(假设有 20%可能是奥客)。

发展服务的前期,服务好愿意嚐鲜的使用者,让使用者愿意留下,你才会知道什幺样的服务是真正会让使用者开心的,而中后期便透过已经熟练的方法,配上行销去发展,服务便能自然而然的建立,但这样走一遭,可能也需要三五年的时间,这才是发展服务最大的挑战-持之以恆。

面对网路世代的变化,我们该怎幺应对?台湾如何面对网路世代的产业革命?

面对这一切产业的革命,也许电影「高年级实习生」已经为我们立下了最好的典範,让年轻世代去尝试,让资深世代从旁协助,年轻世代需要有更开放的心去倾听长辈的建议;资深世代则是要有更宏观的心态去看待年轻人犯错。

因为在这资料以 45 倍高速成长的时代,没有人知道未来的网路世界会变成什幺样,也没有人知道当世界变成平的时候,台湾会以什幺样的型态呈现给世人知道,因此不断的尝试与成长,是年轻世代的使命,更是台湾未来在世界竞争中,最重要的根基。

我们现在缺乏的,是大胆开放却小心管控,让年轻人去尝试,却能够将错误的比例控制在某一程度上,我们可以去统计台湾新创公司的成立、发展、成长的机会,去研究有多少新创公司有机会跟传统产业结合,透过数据化的管理,我们会更有机会知道怎幺样投资产业,透过资深世代提供资金或是透过政府去引进国外的资源,进一步走向国际化,这些都是相当值得思考跟发展的做法。

而数据管理,也绝对扮演未来发展产业的一大关键。

台湾,在网路的世界,不可能成为中、美这样的重要角色,但是我们需要发展出属于我们自己的特色,台湾人才集中的程度,是世界上前端班的,在大量人才外流的状况下,我们身边还是有许多相当厉害的角色在台湾努力着,这点是我认为最神奇,也最该利用的优势。

也许媒体常喜欢拿世代革命做文章,但我却以为,资深世代与年轻世代,需要一起想办法去共同创造未来,如果不这样做,那幺未来台湾面临的,可能是本地工作越来越少,离乡背井的故事越来越多的未来。

为了我们的未来,希望资深世代愿意释出资源,而年轻世代要虚心学习、快速成长,并且有肩膀去承担领导产业的责任,唯有合作,才能给台湾增加更多站上国际的可能性。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