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蕙生活 >对决政府!老牌媒体善用社群力,为自由打了一场漂亮胜仗 >

对决政府!老牌媒体善用社群力,为自由打了一场漂亮胜仗

2020-07-04来源:X蕙生活
点赞:464

对决政府!老牌媒体善用社群力,为自由打了一场漂亮胜仗

科技先行后,新闻被迫调整面貌与型态,这样的例子经常发生在社群媒体身上。《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就曾经报导,美国发现频道(Discovery Channel)发生工作人员遭挟持,这个讯息便是由民众首先从推特发出而成为众所瞩目的社会新闻,并非由传统媒体率先报导。可见在速度上,传统媒体已经无法和推特等新媒体竞赛(Farhi, 2010)。而在突尼西亚与埃及发生的阿拉伯之春革命中,更可看到埃及街头,示威群众几乎人手一机,大家高举手机或相机,将示威画面上传到网路。这股阿拉伯民主浪潮,立刻席捲埃及,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

不但民众使用社群媒体,传统媒体一样离不开社群媒体。

2014 年英国《卫报》(The Guardian)与《华盛顿邮报》因报导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史诺登(Edward Joseph Snowden)揭露的祕密监控计画,一同获得普立玆公共服务奖。史诺登案更让《卫报》成为 2013 年最受欢迎的网路新闻媒体。

《卫报》从报导日起就一直承受英国执政当局极大的压力。英国政府官员告诉《卫报》:「你们玩够了」,并到《卫报》办公室监督该报销毁史诺登资料硬碟。《卫报》总编辑罗斯布里奇(Alan Rusbridger)因此表示,《卫报》在该案中经历不少「不寻常」经验,显示媒体自由在英国已受到严重威胁(江静玲,2013)。

《卫报》批评英国政府,强调揭密不会终止,表现出极大的新闻勇气。更值得指出的是,《卫报》因为善于利用社群媒体,而打了一场漂亮的新闻胜仗。《卫报》除了在脸书以及推特两大社群媒体贴文外,还利用推特提供现场即时(live)形式的新闻报导连结,让民众能同步追蹤史诺登最新进度。《卫报》每天至少会发二、三十条推特,在史诺登洩密事件的热门议题上,也会贴上新闻以增加讨论,发布量也会增加。

《卫报》的推特更经常使用标籤(#hashtag)功能,打上 #NSA(美国国家安全局)、#Snowden 等,使用者点进去就可以看到这个议题所有的留言。读者也可以藉推特写下对史诺登事件的疑问,并在后面加上 #myNSAquestion 的标籤,问题就会自动集中到《卫报》专属的网页;也会有《卫报》记者回覆读者的问题;只要史诺登事件有新的进展,《卫报》就会使用这个网路双向互动机制,让读者可以直接和记者互动。

《卫报》还有在网站上开设「自由评论」(Comment is free)网站,性质有点类似论坛。《卫报》还会透过「你来告诉我们」(You tell us)的页面,让网友说出最想讨论的话题,再从中选出议题让网友讨论。

《卫报》另外又设有「与卫报总编辑对话」的功能,在史诺登相关报导最常出现,读者可以在上面提出对于报纸或者网站的意见,总编辑还会在网页中回覆。《卫报》还前所未见地特别为史诺登事件开设专属网站,并採用最新的滚动捲轴技术,读者只要将页面往下拉,事件相关人物的影音及互动图表会自动拨放。同时搭配文字以及解密文件,呈现出多媒体与文字完美的搭配效果。

因为报导该案,《卫报》总编辑罗斯布里奇必须到英国国会,接受下议院询问有关史诺登洩密的问题。《卫报》非常重视那一次质询,除了开一个网页,现场转播国会质询现场,也在推特上密集发布质询现场状况,读者能马上掌握史诺登相关讯息。由以上可知,《卫报》透过独家的解密文件成功吸引全世界媒体及读者的眼光。除了高频率的报导外,《卫报》运用多种不同的社群网站平台,报导同一新闻事件,已是《卫报》留住旧读者、开拓新读者的特色。在报导史诺登洩密期间,《卫报》虽频频遭政府打压,却也藉由网站以及社群媒体与读者密切沟通,终让民众站在他们这边。

脸书以及推特已经在讯息传输上扮演最迅速的角色,多数的传播研究认为网路为新闻室带来新的蒐集资料与报导的方式。网路的影响力已经受到各界肯定,网路间不但形成重要的社群网络,出现各种社会互动与讯息,也因此成为传统媒体寻找新闻的来源。

部分西方学者归纳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关係可分为竞争、整合与补充三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新媒体已取代旧媒体(Neuberger & Nuerbergk, 2010; Phillips, 2010)。相反地,传统媒体会设法结合新媒体来创造新的新闻内容,并且採取公民新闻或是使用者式的内容(User-Generated Content, UGC)(Bowman & Willis, 2003; Gillmor, 2004),似乎已为传统媒体注入新的生命。从这个角度来看,网路这个新科技实对民主带来了助益(Fenton, 2010: 6)。

由于网路也向新手开放,新闻可以从任何地方延伸出来,而非只有新闻室可以产生而已;也因此原本受到区隔、只能被动接收的大众,已可以自行藉由网路新的写作技术与功能,创造自己的新闻平台。例如发行自己的电子报、部落格等,以手机、脸书、推特等提供最新消息,并且反过来生产传统媒体需要的新闻。

像是一名 29 岁的台湾电脑工程师徐绍斌,于 2010 年趴在公司满是文件的桌上死亡,徐绍斌的姐姐Amelia因此在部落格揭露台湾半导体产业普遍存在的过劳现象。这个讯息先经网路转寄,后来成为传统媒体广为报导的新闻案例(林奇伯,2011: 167-168)。相关案例太多,真的是不胜枚举。

数位时代很重要的特徵是,新闻组织愈来愈会使用社群媒体来扩大媒体组织的品牌,并藉此建立与阅听众的关係。像《卫报》就鼓励他们的记者要设立个人社群网站,以便放置讯息或与阅听众互动,过程中并没有任何守门控制。2005 年时,部落格是政治记者最常使用的平台,部落格中最常连结到他们的新闻组织,以及其他的主流媒体,新闻记者仍然像个守门人般。而在部落格广为使用后,另一种更为轻薄的微网誌以推特的方式崛起,推特现在已经成为新闻记者与业余者更新新闻的最主要方式(Lasorsa, Lewis, & Holton, 2012: 19-20)。

2010 年秋天,《卫报》开创科学路线,还将科学家网入部落客的写作名单中,《卫报》这样的行径在英国主流媒体仍属罕见(Seitz, 2010)。现在,《卫报》常利用推特做为推销品牌与报导的工具(Broersma & Graham, 2012: 404)。《纽约时报》情形也是类似。根据 Netprospex 统计,《纽约时报》在推特上受到最多人关注,平均每四秒就有一则《纽约时报》的新闻在推特上出现(Bergman, 2011)。

本章发现,《纽约时报》与《卫报》两报记者与新闻部门均大量使用推特,推特也开始影响新闻规範(Lasorsa, 2012)。推特被认为具有传递新闻、行销故事、与新闻消费者建立关係,以及作为报导工具等四个用途(Broersma & Graham, 2012: 403)。推特的使用者可以一起讨论共同的议题,又因为推特传播速度极快,所以记者可以从中选择与过滤新闻;他们发现使用推特,可以很快和传统记者形成区别(Lasorsa, Lewis, & Holton, 2012)。媒体公司亦使用推特来与观众连结(Greer & Ferguson, 2011)。以致何密达(Hermida, 2010)提醒大家在思索推特时,一定要考虑阅听众与新闻的关係,并且了解新闻已经变得无所不在,并且是由阅听众与记者共同努力来完成。

其实,两报对于社群媒体的使用并不仅限于推特。以「叙利亚战争」(Watching Syria’s War)网页为例,《纽约时报》就放了其他地区民众或是媒体拍摄的 YouTube 影片,多是当地国家媒体或是素人拍摄的短片。同时,《纽约时报》记者大量使用社群媒体。纽时部落格中记者名字,不但可连到记者在部落格上的其他文章,也可连结到该记者的推特。另外,《纽约时报》还创办拥有 66 个部落格的专区 The Lede,由记者负责经营。《纽约时报》社群网站互动新闻部门主管莎夏柯伦(Sasha Koren)说:

过去一年我们改变颇大,现在单是使用推特的记者就超过 300 人,几个大组包括全国组、纽约市组、国外组等的主编们,都察觉到它的重要,并催促辖下编採多加注意。(作者访问,访问时间为 2012 年 2 月 2 日)

而在《卫报》,也经常可以看到使用社群网站做为报导讯息的情形。在报导英国是否应该援助希腊的议题时,《卫报》记者会在报导中引述各方评论家在推特中的看法;同时,《卫报》在引述该类内容时,会直接将要引述的推特内容方块整个移到报导内,介面和原本的推特一样,让读者一看就知道是哪个评论家的发言,也可以直接进行发言内容的追蹤(follow)或回覆(reply)。《卫报》新闻编辑罗贝卡爱丽森说:

我们发现即时部落格(live blog)在查证方面是很有用的工具,开放与读者互动,新闻也变成活的(organic);我们也透过云端,向读者发问、求助,那是很棒的改变,我们也会从中得到消息,真的很好玩。(作者访问,访问时间为 2012 年 9 月 4 日)

对《卫报》而言,社群网站的运用还与社区的概念相结合,以便开发新闻活路。《卫报》会儘量提供装备和协助,不过并没有非做不可的合约协议。《卫报》数位开发编辑乔安娜基尔瑞说:

我目前做的大多是怎样利用社群科技来加强报导。我们尝试开放,在我们的平台上容纳读者声音,并用到新闻上;这要开放很多管道,例如评论、回应、与读者对话、取得故事等。开放管道的同时,管理工作随之而来,评估、过滤,找出有用的资讯。我的事情多在这个範围,如何改善系统,利用资源,促使这些工作更有效率,有助于採访;为此我们在编辑部各组之间新增了八名协调人,要和既有的协调团队一起把精彩新闻做大。

同时,如果碰到有用的消息人士,如何利用科技记住他们,以便联繫;扩大与我们互通声息的读者群。纳入新科技、处理任何讯息,一开始就在设计上下功夫,务求给读者良好的使用经验,例如使用我们的资料库等,促使他们乐于和我们互动。这些都是我目前的挑战,把科技整合到工作流程中,让《卫报》和读者两蒙其利。(作者访问,访问时间为 2012 年 9 月 4 日)

从两报受访者口中可知,运用社群网站在新闻聚合极为常见,也让媒体界线模糊的聚合现象更加明显。由此可知,在新闻聚合过程中,社群网站的角色实已经愈来愈吃重了。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