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蕙生活 >拯救鸟类不变成帽子装饰的女性 >

拯救鸟类不变成帽子装饰的女性

2020-07-11来源:X蕙生活
点赞:806

拯救鸟类不变成帽子装饰的女性

  一场在十九世纪末与二十世纪初,鸟类羽毛与商业贸易的战役成为「首个备受大众关注的环境保护运动之一,并且拯救了鸟类。」美国自然保育组织奥杜邦学会(National Audubon Society)副会长布里吉特‧麦克柯马克(Brigid McCormack)这样描述此事件。

  从前,美国的时尚达人对缀满羽毛的帽子非常狂热,货真价实的鸟羽毛所製成的高级头饰在美国随处可见,这种疯狂对普罗大众也是稀鬆平常。事实上,1886年道格拉斯‧布林克利(Douglas Brinkley)就曾在其着作《The Wilderness: Theodore Roosevelt and the Crusade for America》中提及:「一年间就有超过五百万只鸟类,为满足北美洲景气蓬勃的女帽业而遭受屠杀。从曼哈顿女性的女装大道一路蔓延,零售商店贩售着雪鹭、朱鹭和大蓝鹭的漂亮羽毛。」

  他在书中继续说道:「这些女性透过『走私帮』来获取商品,藉由购买白鹭作为一种时尚宣言。而人类所付出的代价,则是让佛罗里达州原本密集的鸟类栖息地,逐渐被消灭。有些女性甚至想以猫头鹰的绒毛作为帽子材料,或是一只被植物与珠宝包裹的完整蜂鸟作为胸针。」

拯救鸟类不变成帽子装饰的女性

  被残害的生命数量是无法计算的庞大数据。《Good Housekeeping》杂誌在1886年至1887年冬季刊的议题中报导:「在鳕鱼角,一个季节内就有四万只燕鸥被杀死,只因为单一款帽子的贸易行为。」从科布岛直至维吉尼亚海滩沿岸,一位「有事业心的」纽约女实业家,单为了满足一家製帽商的需求,以每只四十分美元的价钱擒获四万只海鸟。杂誌对于这种不人道的概念与行为提出质疑。

  1897年9月29日在维吉尼亚州诺福克的观察:「人道主义者和改革人士也许能够出力拯救鸟类,但是,只要时尚与镜子告诉女性们穿戴翅膀才合适,这些付出的努力仍旧是枉然。」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样的审美观点,但人类对羽毛的渴望实在太过炽热。

  1890年代晚期,为了保护美国的鸟类,妇女们在全国各地集结动物保护主义者,展开一场保育行动。就像一只困惑的秋莺,全国性辩论迅速地被燃起,热烈讨论着关于自然中的女性和女性的本质。

拯救鸟类不变成帽子装饰的女性

  在波士顿,社会名流哈丽特‧劳伦斯‧海明威(Harriet Lawrence Hemenway)和米娜‧霍尔(Minna B. Hall)举办了茶会,力阻时尚界继续猎集鸟羽,她们告诉那些有钱朋友们一个残酷事实:鸟类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中。米娜‧霍尔说:「希望妇女参加这个协会来保护鸟类,特别是白鹭。然而有些女性宁愿继续穿戴羽毛也不愿意加入。」最终她们募集到九百位女性加入这场抵制运动,备受鼓舞的两人在同年成立了麻州奥杜邦学会,其他十几个州各自成立分会,它们的联盟被称为国家奥杜邦学会(National Audubon Society)。

  1897年10月24日,芝加哥的《每日论坛报》(Daily Tribune)大声疾呼,要求女性做出保证:「除了他们帽子上的鸵鸟羽毛以外,她们将不会继续穿戴任何种类的鸟类或鸟类羽毛。」以拯救即将灭绝的野生鸟类。报导的编辑解释,蒐集鸵鸟羽毛并不会残杀鸵鸟。报导也指出这样团结的结果,迫使一间芝加哥商业公司开始停止「使用鸣禽的羽毛装饰帽子。」

  伊利诺州奥杜邦学会的董事莎拉‧哈伯德(Sara A. Hubbard)在报纸上说明:「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一种场景:穿戴羽毛等同为自己贴上愚昧标籤。」全国上下的其他单位也开始疾声附和,印地安那州首府在1902年4月1日的新闻广告上写着「保护鸟类!」。

拯救鸟类不变成帽子装饰的女性

  1903年,罗斯福总统首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保护佛罗里达州的鹈鹕岛,将栖息地变为联邦政府的鸟类保护区;在北卡罗莱纳州的格林斯伯勒,爱国者组织(Patriot)于1908年4月15日强调了联邦政府保护鸣禽的重要性;当代妇女则用各种方式展现她们的决心,米妮‧摩尔‧威尔逊(Minnie Moore Wilson)在1912年4月27日的《Forest and Stream》中写到:「只要是有能力的所有美国妇女,绝对会从明天开始停止戴上羽毛帽。」

  保育行动越演越烈,使女帽产业受到更大的压力。但奥杜邦学会与其他鸟类爱好者并没有停歇继续发起抗议,促使州际法与联邦法通过像是1900年的《雷斯法案》(Lacey Act of 1900)和1913年《威克‧麦克莱恩法案》(Weeks-McLean Act of 1913)的动植物与环境保护法案。

  儘管有了这些法规,一些製帽业者仍继续着所谓的羽毛时尚。布鲁克林《每日鹰报》在1914年2月8日报导,奥勒冈州的猎人为取得可观的利益,每天射杀数百只鸊鷉,只为了牠们胸前的羽毛,装箱的鸊鷉被送往加州的工厂,并标示着「狼皮」。

  最后,1918年的《候鸟协定法案》(Migratory Bird Treaty Act of 1918),将「非法追捕、狩猎、取用、捕获、杀害、贩卖、购买、以物易物、进口、出口,或者运输任何候鸟。」囊括在内,有效地杜绝不肖份子钻漏洞产生的鸟羽製品。这条候鸟法案多年来不断地补强与扩大保护範围,现今美国的「鱼类与野生动物部门」(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希望再次扩大保护範围,将鸟类从今日无所不在的「时尚」,那些风力发电机和手机电信塔中保护牠们 。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