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宅生活 >热爱华乐广发影响力黄光佑走指挥家的路 >

热爱华乐广发影响力黄光佑走指挥家的路

2020-07-23来源:F宅生活
点赞:327
热爱华乐广发影响力黄光佑走指挥家的路热爱华乐广发影响力黄光佑走指挥家的路热爱华乐广发影响力黄光佑走指挥家的路热爱华乐广发影响力黄光佑走指挥家的路热爱华乐广发影响力黄光佑走指挥家的路

黄光佑自幼便在妈妈的坚持下学习钢琴,但他在这条路上并没有持续太久。小学时,他因为已报名国乐团而硬着头皮参加,当时他压根儿没想过,成年后的自己会成为台湾国乐界裏的优秀一员。

虽然当时对二胡深感兴趣,但基于名额已满,他唯有加入大提琴组别直至小学毕业。初中时期,虽然他把专注力放在课业上,但参与国乐团的记忆一直深埋心底,所以始终对这类团体活动有着高度的认同感,而国乐的种子也逐渐在他心底萌芽。

就读初中时,他积极参与各类文艺活动,升读高中时,他更因成绩不错得以进入台北市数一数二的成功高中。在选择社团活动时,他把心底的呼唤付诸行动,主动加入国乐团,从此与国乐结下不解之缘。

从最初的拉大提琴,到后来因为学国乐的背景选择转攻笛子,同时参与一些不错的校外乐团后,让他更下定决心认定这就是自己以后想走的路。

两恩师对他影响深远

黄光佑披露,在高中时期碰到的两位恩师,即陈老师及于老师,对他带来深远的影响,他对这两位老师的尊敬和崇拜,也让他渴望未来能够像他们一样。

“两位老师分别教我理念、笛子和钢琴,我也在他们的教导之下考进文化大学的国乐系。”

成长过程中曾有机会转到古典音乐领域,但也许是文化使然,他始终心繫国乐。

“华乐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古时候的音乐并未像现在这样,我发现在很多地方也有民族歌谣,现在的国乐都是用地方民族的民谣歌谣改编而成。我认为,国乐很有发展的潜力。”

虽然他曾想过开乐器行及当老师,但在大学毕业后写论文时,他对民间音乐有更深入的了解,加上喜欢指挥,以及在两位老师的牵线下,他逐渐走上指挥家的路。 

他认为,当指挥对学生的帮助更大,毕竟教学生只能教几个人,当指挥却能带来更大更深远的影响。

选择音乐生命大转弯

黄光佑出生教育之家,爸爸是初中理化老师,妈妈则是数学老师,弟弟是电脑工程师,他形容说,踏上音乐的道路是他生命中的大转弯。

“我从小在物理、化学方面的成绩很标青,书也唸得不错,只是在碰到音乐后就觉得自己没办法离开了。先是妈妈带我进入音乐的世界,在路上遇到不少恩师贵人,我告诉自己要把自己做好,才不会辜负他们的心意。”

他说,音乐对他来说是一份工作的同时,也为心灵带来极大的满足感。

在国乐的领域,喜欢中华文化和喜欢音乐可说是缺一不可。 

“很多同学没有兴趣,演奏也没有热忱,我不希望走在音乐路上只是为了工作或赚钱,或是博取身份地位,而忘了内心的满足,在这样的情况下,音乐只是一种工具而已。”

他披露,他目前听到最好听的音乐是别人的演出,因此,他希望有朝一日能演出让自己感动的音乐。

人生观受母亲影响

对许多人来说,妈妈在成长过程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在黄光佑的生命裏也不例外。他说,妈妈总是正面应对生活挫折与事物的态度,深深地影响了他的处事态度和人生观。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妈妈给予的,她碰到很多事情依然咬牙撑过,在生活中碰到任何不愉快的事,妈妈都正面应对。”看来,黄妈妈这样的身教,确实给他带来正面的示範和引导。

他补充说,妈妈算是独立拉拔兄弟俩长大,也把梦想放在他们身上,希望他们能够好好成长,而不仅止于尽自己身为母亲的责任而已。

“我从妈妈和恩师身上得到正面的能量,并把这些能量传递出来。”

低潮丰富音乐表现

瓶颈和低潮是任何人都可能面对的情况,黄光佑笑称自己随时都会面对挫折感,但他以另一种眼光和角度去看待这些情绪和感受,让它们为音乐的呈现带来更丰富的情感展现。

当看到成就比他高的人,他以欣赏的角度去了解对方的优势,期许有一天超越对方;当面对学生离开时,他调整心态面对,鼓舞自己也勉励其他学生。

“面对挫折到逐渐自我肯定、学生离开等这些事情总会发生,我会把情绪放在音乐,因为音乐是用生命的情绪展现情感。体会和历练会让音乐呈现得更丰富,也会让人更有共鸣。所以,挫折反而是转化和让自己更好的能量,也让人成长及变得更成熟。” 

严格督促学生学习

黄光佑在国乐领域向来以严厉“闻名”,除了严格督促学生学习音乐,更对学生的纪律毫不鬆懈和妥协。

“国乐团是团队,需要有强烈的合作精神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因此,他严正看待学生在团队裏的自律性。对于无法守纪律的学生,他从不心软,也从不吝于给学生体验挫折感。

“团体生活和个人生活非常不同,只要有一点行差踏错,便会对团体造成冲击,因此,自律非常重要。若能在团体中学习到自律,并在乐团裏把发出共同声音这件不简单的事情做好,那幺日后在社会上碰上挫折也不会怕,成功也是指日可待。”

他自认常扮演黑脸角色,以执行身为老师帮助孩子养成正面人格的责任。

“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我本身也是家长,所以会看到身为家长的盲点,并由此揣摩身为家长的心情,这也让我更坚决的认为,身为人师的我必须对学生更加严格和严厉。”

他倾向于培养孩子对音乐的满足感。“若在演奏出现一些小错误后,内心会觉得自己做得不好,对不起听众和一同演出的同伴,那幺,这将会成为一股推动力。”

坚持不放弃学生

在团队裏免不了面对人才离开的情况,黄光佑说,他宁可学生放弃他,他也绝不放弃学生。 

培育孩子过程中,很多家长会从现实面考量。他坦言,很多人在唸大学时选择的科系,往往和他们投入社会时的工作毫无关係。

他说,不管是他的同学或学生,能由始至终走在音乐路上的人,可说是非常少。

“不过,你的能力越好,就越有机会把音乐当成工作或职业。”他以正面的态度培养学生发自内心对音乐的满足感,并引导学生思考,以及通过学长学姐带领学弟妹的方式让学生看到未来可以到达的高度。

他的自我要求,也给予学生最直接的教育。虽然同时带领10间学校的国乐队,但他从不允许自己做不好。

就以深坑国小仅有20名成员的国乐团为例,当这支团队在参加新北市全国国乐团特优比赛时,其他乐团的成员人数多高达80人,深坑国小国乐团的人数虽然最少,但却能上演小刀锯大树的戏码,把人数众多的乐团击败并夺冠。

“曾有人问我,为何这支国乐团的成员那幺少还要参赛,我却想反问,为何成员少就不能?学生花心思和时间学习,为什幺不能表演?20人就要做得比80人还要好。这当然会考验我的能力,让我动脑筋和调整,作出与其他人不同的教育方式。”

他说,他不想为自己找理由,因为在找理由的时候,就表示自己没做好。

“我不想做不好,我想要努力到最后一秒,孩子也会跟我一起努力,这对整个团体不一样,师生一起完成演出时,关係会更加巩固密切。”

他说,过了一段日子,他会在学生的身上看到自己对他们的影响,有些学生过后甚至回来告诉他,以前在国乐团的生活对他们的就业领域的影响深远。

黄光佑简历(取自网络)

◆毕业于台湾的中国文化大学中国音乐系,主修笛,师事刘治老师。

◆2002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中国文化大学艺术研究所,由郑德渊教授指导,以论文〈现代国乐的发展──七十年代台湾的现代国乐〉获得音乐学硕士学位。

◆指挥由陈如祁、于兴义老师启蒙,学习指挥期间亦受顾宝文博士指导及影响。

◆2006赴北京参加指挥大师班,受新加坡华乐团音乐总监叶聪指导。

◆曾受邀于台湾国乐团、高雄市国乐团Ⅱ团、安徽民族管弦乐团、厦门青年民族乐团、台南艺术大学民族管弦乐团、琴园国乐团等乐团担任客席指挥。

◆曾率中华国乐团与北京中央民族乐团、江苏省演艺集团民族乐团、香港中乐团合作演出。

◆目前职务:中华民国国乐学会理事、中华国乐团指挥、台湾戏曲学院合奏老师、中国文化大学国乐系合奏老师、台北簪缨国乐团及金门国乐团和北一成功校友国乐团指挥及音乐总监。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