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传递正能量 >天生具假声仿女性动作‧牟元笛男扮女装乐演花旦 >

天生具假声仿女性动作‧牟元笛男扮女装乐演花旦

2020-06-30来源:传递正能量
点赞:293
天生具假声仿女性动作‧牟元笛男扮女装乐演花旦男旦无疑是京剧艺术中最神秘的演员,很多人对这种跨越性别的表演充满了好奇。上海目前唯一的青年京剧男旦演员牟元笛,早前在大马乐团牵引下,首次来马现场讲解及介绍男旦艺术的发展历史和化妆方式,并即席示範演出。牟元笛进入京剧界纯属偶然。“在10岁那年,吉林少年宫来学校招收学员,我自告奋勇登台唱了一折李铁梅《红灯记》的唱段,两位老师听后感到很惊讶,因为我是在无师自通的情况下学会唱戏,且天生具备旦角的假声,加上我的形象和身材也非常合适旦角,所以,整体表现都很令他们讚赏。”过后,个子不高,扮相清秀的牟元笛在家人的允许下考入吉林省京剧学校,并正式学习京剧。“当时,还没有男性被招进学校,而我是第一个京剧男旦学生。”他说,他入读该校后第一步学的是唱、唸、做、打,而“唱”是京剧艺术的核心。“我们每天要练声,但不要喊嗓子。我们必须唸会每一个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唸。“为了掩盖自己的原有性别,男旦多是用假声或是小嗓来演唱女角的部分。这是天赋条件,也是加上后天苦练而成的嗓音,并不是所有男性都具备这种天赋。”牟元笛入学5年后开始进入青春期,当时,他的声音处于变声阶段,以致他在一夜之间无法登台演出。“那个时候,我突然从班上的主要培训生变成一个毫无用武之地的人。身边的人也因此找到取笑我的机会,他们认为,男旦是旧时代遗留下来的残物,不应在社会生存,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到京剧男旦的艺术价值。我同学的妈妈就曾对我说过,如果我是他的儿子,她就是把我打死了,也不会让我学男旦,所幸我不是她的儿子。”2000年,牟元笛毕业后随同学到哈尔滨京剧当学员时,京剧组里的人也觉得男旦演员是旧时代留下来的艺术怪胎,为何还得以存在现今社会呢?“于是,他们经常嘲笑我,觉得我不应该学旦角,阻碍我练功,所以,我就背着大家悄悄去练习。“2004年,我悄悄地报考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并以专业能力被录取。当大家对我考上高等戏剧学府一事感到很惊讶的同时,我的变声期也结束了,并得以恢复原有的唱腔。”大学毕业后,他到上海戏剧学院当青年教师。2010年,他曾向梅兰芳弟子毕谷云拜师。2014年,他首次受邀前往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演出个人艺术作品《我是男旦》,过后,他才先后到新加坡及马来西亚演出。穿三寸金莲展跷功15岁是牟元笛的变声期,所以,他当时不能登台演出。不过,京剧是唱、唸、做、打的结合体,虽然唱和唸需要声音,但做和打则不需要声音演出,而是纯粹的身体表演。因此,他在变声期间就全心全意贯注于学习做和打,并积极练习跷功,以模仿女性的步态。“男人脚大,而我学习跷步走路是为了呈现古代妇女以三寸金莲走路的神态。而学跷功就像学芭蕾舞般,所以,跷功也被称为东方笆蕾舞。”他也即席穿起三寸金莲的道具,表演选材自中国古典四大名着之一《三国演义》的《战宛城》。剧中女主人邹氏因中年寡居而十分忧郁,在暮春的花园看到成双成对的蝴蝶时,不禁触景伤情。此折展现旦角的跷功技艺,主要用手、眼、身、步和手绢综合进行表演。牟元笛用肢体语言写意地表现了中国古代女性的形象之美。“这就是京剧舞台上的表演,演员不唱一句词,不说一句话,只用肢体告诉大家舞台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传承艺术不是性别牟元笛说,四大名旦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将京剧艺术推向最高点,他们四人的技艺可说是空前绝后,至今无人能超越。直到现在,京剧青年男旦演员仍非常少,而他更是上海目前唯一的一个男旦,且是当代新四小男旦之一,其余三人分别是胡文阁、杨磊和尹俊。目前,牟元笛是京剧教师,但他至今仍未收到男徒,而他也未刻意寻找可栽培的男旦,因为他要传承给下一代的是艺术,而不是性别,他说,只要是可以传承他所传授的技艺的人士,无论男女皆可。“我向毕谷云老师拜师时,他已80岁,就因为不容易找到男旦学徒。我不能因为找不到男旦学徒,而费心思去找一个男旦,如果学徒没有才华,即使是男旦又如何?我们学的是艺术,不是性别,我们得分清楚。”他答得简单,但答案也很清楚。对于旦角这个行当的表演,他认为是取决于天生的才华。“在现实生活中,我只是普通人。卸妆后,我也只是比较安静的男子,不希望被别人打扰,且能静静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男旦传统还会被延续吗?他乐观地说:“男旦的确越来越少,但现在至少还有我的存在。”口传手授一生艺术牟元笛在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学戏时,师承李喜鸿,而对方就是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的亲传弟子。他披露,他向李喜鸿学戏3年后,对方就不幸去世,而他至今仍非常想念恩师。“京剧艺术就是在一个人的身上,生命史无法用文字或影像记录下来。现在,全世界都在悼念梅兰芳公子梅葆玖的逝世,因为他带走的不只是一个人的生命,而是他一生的艺术,而这也是无法挽回的遗憾。”他说,他在北京时还曾有幸向林萍拜师并学习崑曲。“戏剧就是靠这种方式传承下来的。老师教给学生,学生学成后经过若干年,他也成为老师,并将自己身上的艺术传给下一代,就这样绵延不断地传下去。这就是传统艺术工作者口传手授的过程。”头饰偏重 勒头最痛京剧演员演出的后台是禁地。牟元笛说,演员进入后台后,就得全身投入角色,所以,一般京剧演出的后台都禁止外人打扰,且化妆等细节也都不让人知道。不过,为让观众多了解京剧,他把化妆过程搬到舞台上。他说,对京剧演员来说,勒头的过程最为痛苦,因为头饰必须勒得很紧,以避免在舞台表演过程中掉下来,以致场面难堪或尴尬。在所有行当中,女角的头饰最重,但她们仍得在负重情况下作出很多动作,所以,演员一定得具有基本功。京剧旦角的化妆方式分成3种,即传统七个小弯的大头、外邦女子的旗头、由梅兰芳大师创作的古装头。男旦胜于女旦的优势体力:由于一般京剧表演长达两小时,因此,一些女旦可能在演到一半时就出现疲累状态。声音:即使男性的音域不如女性高音,但在长时间演出的情况下,男性的假音还是可以很洪亮。生理期:女性的表演在月经期间会受到影响,一旦怀孕,她们也无法登台演出,但男性却没有这些问题。(.副刊/报导:李翠媚)‧2016.05.23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