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传递正能量 >天生反骨静亦动─Mercedes >

天生反骨静亦动─Mercedes

2020-06-30来源:传递正能量
点赞:626
天生反骨静亦动─Mercedes

这是一个横越欧亚、跨越2年时空的缘份。

2010年的北京车展,小亮应台湾宾士的邀请,前往北京参加北京车展前的Mercedes-Benz Premier Night,在那个场域中,以Shooting Break为名的概念车,正式在全球媒体面前亮相。在当时,全球爱车人士对这辆全新概念产品的焦点,还集中在其所展现第2代CLS的设计风格。

而时隔2年,适逢品牌编辑大喜将至,小亮代其参加这趟海外试驾的活动,飞往义大利的佛罗伦斯,亲身试驾Mercedes-Benz最新的产品。只是这一次,2年前的概念产品已经正式量产,并以CLS Shooting Brake的名号正式推出,再次以崭新的概念,挑战市场。

从外观来看,这辆量产的产品,与当年的概念车并无二致,原汁原味地保存了当年我在北京所见的一切,若要说最大的不同,莫过于原本概念车名的Shooting Break改名成为Shooting Brake。

源自于上流仕绅的风格产品

提到车名,我想绝大多数的读者与小亮一样的困惑,因为这明显是一辆旅行车,而以Mercedes-Benz的命名逻辑,这应该叫做CLS Estate,为什幺会跑出一个陌生的Shooting Brake呢?在试驾活动的现场,Mercedes-Benz的人员向大家介绍了Shooting Brake车名的由来。Shooting Brake这个名辞,来自于马车年代。相对于一般交通乘用的车厢,Shooting Brake这种车厢的设计主要为了各地的打猎俱乐部在出猎时所使用,因此除了前方驾车的座位之外,后面的空间以平台式设计,以对向式座椅间以中央走道式的设计,除能搭乘参与活动的乘员,同时能有长长的空间以容纳枪枝等长型的打猎用具。而具有长而宽阔置物平台的CLS Shooting Brake,与这样的车厢设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样的说明,似乎清楚,但是仍未能解开Estate与Shooting Brake差异之谜。而接下来的说明,就让使用Shooting Brake的意义更为清楚。当进入了汽车时代之后,上流仕绅打猎自然不再是以马车来代步。在60年代的欧洲,为了满足上流仕绅的需求,再次开始了一波Shooting Brake的风潮,车厂及改装厂多选择以双门Coupé车型为基础,为其加上旅行车的尾厢,让其拥有同样便利的猎具安置功能,同时兼顾上流仕绅的形像与风格。而这个名辞,在日后渐渐地被认为与station wagon旅行车是同义辞,而在汽车市场中淡出。

简而言之,在60年代的Shooting Brake,就是将双门Coupé与旅行车融合于一体的车体设计。我想这个,就是Mercedes-Benz之所以选择在CLS车系的旅行车上,使用Shooting Brake一辞的原因。

广  告挑战双门与四门的车系传统

犹记得2004年的日内瓦车展,目睹着Mercedes-Benz在四门房车的机能性上,加入双门轿跑车的设计线条,以四门设计的CLS,扩展了Coupé的定义,打破了过去Coupé均是双门的概念。Mercees-Benz以坚强的设计实力,向市场说明,即便是4门的车款,亦能因设计的优异,带来Coupé般的动感与时尚感。而后续各大品牌陆续推出四门Coupé的车款,在在证明了Mercedes-Benz的领导地位。而透过CLS Shooting Brake,Mercedes-Benz很明显再次挑战市场的约定俗成。

一如CLS Coupé所揭示的,Mercedes-Benz不认为Shooting Brake只能是双门。在CLS成功改变Coupé与双门的固有定义后,Mercedes-Benz再次挑战Shooting Brake只能是双门的概念,以设计功力,再次挑战重新定义这项艰难的工作,再次展现Mercedes-Benz自许引领汽车文化的领袖自觉。

而在着名的托斯卡尼豔阳下,一如品酒一般,小亮细细品味着CLS Shooting Brake的设计,清楚的感觉出Mercedes-Benz在Shooting Brake上所要表达的企图与自信。

层次丰富的车头设计

从车头望去,与一般市售版CLS的长相并无二致,均是Merceds-Benz新一代的箱式凸出式的车鼻设计,加以大U型的前保险桿设计,以头灯组与水箱进气口滤网间隔,打造出立体而多层次的视觉效果,摆脱过去趋进于平面化的设计,展现出青春中又略带复古风情的面貌。

斜飞跃起般的车体

而车侧线条的设计,自然是CLS Shooting Brake中最重要的一环。承袭着新一代CLS的设计元素,CLS Shooting Brake同样从前轮轮拱的上方开始,向后下方斜切出一条腰线,而前轮拱的后方亦有一道斜向上延伸的折线,透过渐行渐收的设计,将视觉焦点集中,同时带出跃动感。

这两道主导侧面视觉的线条,同样收敛在后座车门开始的巨大后轮拱折线上,在车身的后段再次创造一个新的视觉冲击,打破传统车辆扁平化、单调的车侧钣件设计,带来不同的风格,这亦是第2代CLS产品设计上引人入胜的地方。而就实际观看时,CLS Shooting Brake由于车顶向后延伸打造出来的旅行车空间,让后轮拱的折线,处于视觉的中央,不若Coupé版CLS般与后行李厢线条接近,让视觉张力因而淡化。在充份的空间发挥与平衡下,这个部份折线充满扎实张力的视觉效果更为强烈,即便静静停在托斯卡尼豔阳下,亦给人肌肉紧绷、蓄势前跃的错觉。

而让CLS Shooting Brake具有更强烈跃动感的设计,来自于不同于一般旅行车的车顶设计。强调置物机能的旅行车,为了内部空间的易使用,往往仅是让车顶水平地往后延伸至原本行李厢的上空,再加上一个接近垂直的尾门,打造出方正的空间。而为了展现旅行车也能有Coupé般流线的风格,Mercedes-Benz的设计师很明显在线条上更为讲究。CLS Shooting Brake的车顶,并不是呆板地水平设计,而是延续着侧面腰线的角度,从B柱前方开始斜向下切,为CLS Shooting Brake打造出更为流线而动感的身型。

当初在北京的惊鸿一瞥,曾让小亮惊讶地想,这幺低扁的旅行车,很明显为了设计感而犠牲了旅行车的容量,可说是本末倒置。但再次仔细研究发现,其实CLS Shooting Brake虽然车顶后方向下斜切,但是角度并不大,对于内部空间的影响极为有限。设计是巧妙地运用窗框线条,更大角度的斜切设计,导引观者的视觉向下快速移动,再辅以独特的45度尾门后窗,成功创造出CLS Shooting Brake更为低扁流线的视觉效果。

与现有旅行车完全不同的光影

而Mercedes-Benz设计师的工作,在车尾的部份,依旧打造出良好的平衡。由后方视野看到的CLS Shooting Brake,大角度前倾的尾窗玻璃,带来与Coupé版本接近的光线反射;加上如出一辙的尾灯组,让CLS Shooting Brake并没有一般旅行车后方设计尾大不掉的笨重感,若不是尾窗上缘的小尺寸扰流板配置,其光影的效果,几与一般的Coupé及房车相同,着实令人激赏。

不从众

长期以来,Mercedes-Benz给消费者的感觉,莫过于稳重、大方、严肃以及传统。即便Mercedes-Benz一直以来在汽车工业的发展中,一直是创新科技的领航者,每年投注在新科技的研发经费令人乍舌。但是着眼于行销及目标客层需求,Mercedes-Benz一直维持着传统而保守的品牌形象。而CLS车系的出现,正是这个严肃品牌的一个反弹,让消费者看到这个保守的品牌内心,还是保有着挑战与想与众不同的企图。不从众,应该就是CLS车系最基本精神的描写。

承袭着CLS车系的血统,即便要打造旅行车款,Mercedes-Benz的设计师也不打算让其落入俗套。而这个精神,在CLS Shooting Brake身上,小亮再次清楚的感受到了。谁说旅行车只能是方正,谁说Shooting Brake只能是两门,Mercedes-Benz的设计师再次以证明,在严肃的外表下,也是有着一身反骨。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